【Victuri/維勇】說好的家寵呢

※閱文前注意事項

   角色崩|小段子|架空甜文|賽後同居日常|PG15

 
 

---


這篇算是《教練家的長沙發》的番外之一欸嘿 (´▽`)

依然是用第三人稱在寫內容
但角度大概算是以馬卡欽側寫維勇...吧?
雖然被朋友笑說根本不是馬卡欽的角度而是我自己的←

不過以馬卡欽的角度真的很難寫啊qq
也自認最後結束得有點草率又感覺不能再更好了所以...嗯。(?)


---


Victor Nikiforov x Yuri Katsuki

說好的家寵呢


  在Makkachin的眼中,自家主人一直是如同天神一般的存在。

  從小時候跟著天神一起回家後,Makkachin便不愁吃穿、甚至有著高級的享受及待遇。十幾年來每天被天神愛不釋手地抱在懷裡,每次都乖巧聽話地任人揉揉肚子捏捏嘴邊肉,男人的每種行為彷彿都在訴說著毛茸茸的貴賓犬在Nikiforov家中有多麼受寵。

  但最近,身為一家之寵的Makkachin覺得自己的家寵稱號似乎被人忽視。

  ──這一切大概要從前年年底開始說起。

  那時候剛結束滑冰比賽的天神到寵物旅館接他回家,天神在看到他的時候露出那抹他最熟悉的溫柔笑容,隨後他們沿著石磚步道一起步行回到Nikiforov別墅,但是一路上、Makkachin都能感受到身旁男人的悶悶不樂。

  那天晚上,Makkachin久違地窩在自家天神的肚子上打著呼嚕,貴賓犬好脾氣地任由男人的手掌捏著自己軟軟的嘴邊肉,隨後熟悉的低沉嗓音便開口和他吐露心事,「Makkachin,你覺得Yuri會再次聯繫我嗎?」

  那是Makkachin第一次從天神口中聽見其他人的名字。

  往後的幾個月裡,自家天神總是一臉心事重重地把這個名字掛在嘴邊,Makkachin每次都吐著舌頭專注聆聽,但他不免對擁有這個名字的主人感到好奇──到底是什麼樣人物能夠讓銀髮男人如此心心念念?

  就在一個入春的午後,午後暖暖的陽光透過紗質窗簾照進Nikiforov別墅的客廳,在木質地板上形成點點光斑,Makkachin慵懶地窩在自家天神的懷裡打著呼嚕。

  隨後天神突然一個興奮地起身,失去依靠的Makkachin便直接滾下沙發,看著主人發狂似地奔向臥房、並開始把衣服胡亂塞進行李箱,毛茸茸的貴賓犬只是抽抽自己濕濕的鼻子,一臉關愛地站在門口看著。

  在那之後,天神帶著他搭上會飛的機器鳥,經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後,貴賓犬發現自己來到一個完全不同的環境,但看著身旁的男人心情愉快地抿著唇哼起歌,Makkachin也不禁感到雀躍地踩著輕快步伐跟著自家天神來到一間溫泉旅館。

  那時候,Makkachin聽從自家天神的指示在旅館門外乖乖待著,他聽話地坐在門前的石磚階梯上、看著一位中年婦女和天神有說有笑地走進屋內。之後貴賓犬趴下身稍微休息一會,但那雙炯炯有神的黑色眼睛總是盯著門口看,Makkachin有種預感──那個名叫Yuri的人就在這裡。

  隨後一直有客人陸續進出溫泉旅館,每次只要有人經過自己身旁,Makkachin總會抬起頭看看來者,而每個看到他的人總會伸手揉揉那毛茸茸的腦袋,然後笑著稱讚他好乖好可愛好聰明。

  在門外又待了十幾分鐘,Makkachin坐起身看著腳邊的積雪抽了抽濕濕的鼻子,然後貴賓犬抬起頭望向那片灰濛濛的天空,他轉了轉黑色眼睛默默地觀察周邊環境,最後得到這個地方會下雪、但又沒有聖彼得堡那麼寒冷的結論。

  觀察完環境後,Makkachin正準備再次趴下身繼續等待,溫泉旅館的門卻被打開了,站在門口面對他的是一個有著黑色短髮的亞洲人,貴賓犬的黑色眼睛望進那雙似乎摻有幾分驚訝的深褐色雙眸,一股強烈的感覺在Makkachin心中蔓延開來。

  ──眼前的人絕對是Yuri,是那個讓自家天神念念不忘的Yuri。

  下一秒,Makkachin激動地衝上前撲倒對方,他興奮地伸出舌頭舔著黑髮男孩的臉,臉頰軟軟的觸感讓貴賓犬對眼前的人增加了幾分好感度,隨後Makkachin又把鼻子湊向男孩東聞聞西嗅嗅,而對方身上淡淡的洋甘菊味讓貴賓犬瞬間喜歡上眼前的人。

  Makkachin從那時候就明白,眼前這個名叫Yuri又有著軟軟臉頰的黑髮男孩,絕對會讓自家天神得到那些心中一直缺乏、並且渴望得到的事物。

  而從那一刻開始,Yuri對於Makkachin來說,便像是天使一般的重要存在。

  話題回到身為家寵卻不被重視這件事。

  除了家寵頭銜被忽視之外,有時候Makkachin還懷疑自己是不是不被自家天神愛著了──

  以前只要一有空閒時間,天神總會寵溺地把他緊緊地抱在懷裡、甚至是任由他趴在自己的肚子上打呼嚕,但是最近,除了天神偶爾惹天使生氣後,會哭喪著一張臉來找他討個安慰的抱抱外,這些親暱舉動都不再出現。

  閒來無事的時候,自家天神便會伸手把天使擁入自己懷中,不論是在廚房裡、在房間裡或者是在沙發上,面對天神這樣熱情親密的舉動,天使最初還會紅著臉推卻對方,但隨著兩人同居的日子一久,男孩逐漸習慣並開始任由男人為所欲為。

  Makkachin必須先聲明,他並不覺得是天使搶了自己的家寵地位。

  事實上他也很喜歡全身暖暖軟軟的黑髮男孩,令他感到不滿的是、每次當天使笑得溫柔地把他抱在懷裡時,天神就會黑著臉把他趕去一旁,接著便厚臉皮地取代自己原本的位置、將臉埋進男孩懷中開始撒嬌。

  為此,Makkachin真的很不開心,他也好想待在天使軟軟的懷裡打呼嚕。

  除此之外,以前的天神不論是在沙發上休息或者是在床上睡覺,總是喜歡有他陪在身旁,但是現在,只要銀髮男人一出現,紅色貴賓犬便會被趕下床、抱下沙發,偶爾甚至會被自家天神從房間帶出去。

  面對這種情況,Makkachin只覺得委屈,但是貴賓犬又沒辦法開口抗議,只能在被趕下床的時候自己乖乖地跳到客廳的沙發上待著、在被抱下沙發的時候自己默默地趴在一旁的地毯上休息。

  Makkachin也注意到最近的每天晚上,天神頻繁地把準備在床上睡覺的他抱出房間。而就在昨天晚上,又一次被抱出房間的他、原本都會乖乖地跳上沙發繼續打呼嚕,但昨天不滿的情緒卻反常地在心裡擴散開來,於是貴賓犬便任性地坐在房門口不斷用爪子撓著門板。

  可是撓門板的聲響似乎沒有引起房裡兩人的注意,感受到自己的爪子開始發疼,Makkachin只好放棄地停下撓門的舉動,當貴賓犬垂喪著頭正要走向客廳的沙發時,卻聽見猛烈的啪啪聲從門板後傳出,還伴隨著天使類似哭泣的嗚咽聲,之後傳來的是一聲高亢又帶著哭腔的尖叫。

  隨後房間內似乎陷入一片靜默,門外的Makkachin只聽見不明顯的喘息聲,正當貴賓犬稍微放下心要離開房門口時,卻又聽見細小的交談聲傳了出來,於是他豎起耳朵試圖想要聽清裡面的人在說什麼,但下一秒傳進耳裡的卻是和剛才相同的啪啪聲,而這次摻雜的是天使有些痛苦的呻吟。

  於是昨天晚上,Makkachin忐忑不安地待在房門口好幾個小時,斷斷續續的啪啪聲和天使的嗚咽及呻吟都讓他坐立難安,貴賓犬恨不得自己能夠直接撞進房裡拯救黑髮男孩。

  到了深夜,當天神再次將房門打開的時候,Makkachin便迅速地撞開面前的男人、衝進房裡跳上床,看見滿臉潮紅、紅紅眼眶仍然佈著水氣的天使滿臉倦容地坐在床上後,貴賓犬便心疼地湊上前蹭著對方發出嗚嗚低鳴。

  「Makkachin,怎麼了?」天使不同於平常的沙啞嗓音傳進耳裡,隨後那熟悉的軟軟手掌覆上自己毛茸茸的腦袋開始溫柔地撫摸著,接著Makkachin便抬起頭舔上天使莫名有著紅色斑點的頸脖,貴賓犬想以此作為男孩溫柔摸摸自己的回報。

  就當銀髮男人要伸手把自家愛犬從戀人身上抱走時,卻惹得貴賓犬警告地發出像威脅的低吼,被愛犬無緣無故兇狠地瞪了一眼後,Victor突然覺得有些受傷地向Yuri開口道,「Yuri,怎麼感覺Makkachin好像討厭我了?」

  隨後Makkachin便在天使的身旁趴下,他瞇起眼睛滿足地繼續享受著男孩溫柔的撫摸,但就在自家天神鑽進被窩在天使身側躺下後,貴賓犬忍不住抬起頭輕蔑地瞥了男人一眼。

  雖然昨晚的天使除了聲音沙啞和頸脖上多了紅色斑點外,似乎沒有受到其他嚴重的傷害,貴賓犬卻仍默默地下定決心以後要好好守護黑髮男孩,確保天使沒有被自家天神欺負。

  而在經過了昨天晚上的觀察之後,今晚的Makkachin對於保護天使的這件事可說是準備全力以赴。

  在自家天神洗完澡後,果然不出所料地往天使的方向撲去,壓在男孩身上又裸著半身的男人低頭便啃咬起身下人兒的紅唇,在天使輕輕地呻吟出聲後,Makkachin有些警戒地跳上床試圖阻止天神的狂妄舉動。

  「哇啊──Makkachin,你怎麼啦?」被自家愛犬猛然地推撞了下,跌坐在一旁的男人吃痛地揉著被撞疼的手臂,Victor看向Makkachin很是不解地開口問道。

  隨後看著貴賓犬眼神難得兇狠地瞪著自己,時不時又有些擔憂地望向一旁的黑髮男孩,銀髮男人似乎理解地笑了出聲,「Makkachin不會是以為我要欺負Yuri吧?」

  對於Victor的說法,Yuri先是有點懷疑地看了眼身側的Makkachin,隨後就在男孩想要開口反駁男人的同時,貴賓犬卻彷彿同意地搖著尾巴汪了一聲。

  「咦──」

  「哈哈、果然是這樣呢。」Victor揚起一抹溫柔笑容向自家愛犬湊近,然後伸手摸了摸那毛茸茸的腦袋,而Makkachin也意外地放鬆下來、瞇起眼睛吐著舌頭任由天神撫摸自己,看著貴賓犬的可愛模樣,銀髮男人繼續開口笑道,「但這是誤會呀,我不可能會欺負Yuri的。」

  又寵溺地捏了捏Makkachin的嘴邊肉後,男人抱起自家愛犬便往房門口走去,把貴賓犬放到房間門外的地板上後,Victor笑著蹲下身面對Makkachin,男人的輕柔嗓音聽上去像是在安撫小孩一般,「如果Makkachin自己乖乖地待在客廳,我和Yuri才能專心生個寶寶來陪你玩呀。」

  聽見寶寶和玩兩個字,Makkachin興奮地搖起尾巴,但Victor的這番說詞卻引來Yuri的不滿,坐在床上的男孩紅著臉瞪向站在門邊的男人一眼,「Victor!你不要跟Makkachin亂說──」

  房門被男人迅速關起並且鎖上,Victor轉過身後便爬上床低下頭吻住Yuri那吐不出什麼好話的唇,男人壞心地用吻將男孩不滿的抱怨變成無意義的悶哼,也隨著親吻變得更加纏綿深入,房間裡交纏在一起的兩人都知道今晚將會是漫長且充滿愛的一夜。

  而在房間門外,Makkachin愉快地搖著尾巴跳上沙發,貴賓犬終於理解到自家天神還是很在乎自己的、同時卻也傻傻地相信了啪啪聲是會帶來小寶寶的神奇聲音。總之這些事情都讓Makkachin感到高興,他乖巧地趴在軟軟的沙發抱枕上,開始咬起自己的小毯子。

  ──為了能夠和小寶寶一起玩,Makkachin願意拋開家寵這個稱號,當一個暫時的沙發小霸主就好。


Fin.

  156 11
评论(11)
热度(156)
  1. 离去哀歌街角一抹綠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街角一抹綠 | Powered by LOFTER